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倒行逆施粮食向同人】【李怀林安东尼】倒置黑白

——未完——

“责任为妻,荣誉为妾。”英俊的金发男人将长剑高高抛起,“怀林,这两把均为我父生前佩剑,我执蔷薇你取云雀……这个世界上配使用这两把剑的人,也只有你我了,你也不会像别人一样劝我说‘这是你父亲的佩剑,不能随便送人’吧。”

黑发男子正搂着身侧哭哭啼啼的精灵美人不知如何安慰,闻得此语哈哈一笑,“谢啦,安东尼,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拒绝吗?”

安东尼的副官卡尔伦斯显然是不情愿将老元帅的佩剑送给旁人的,但眼见事不可违,只得反复叮嘱“这是元帅的佩剑,请一定要珍稀它。”

“是啊,不要给弄丢了,你这家伙太不靠谱,但是这东西不要搞丢。”安东尼也道,他的好兄弟心太大眼睛看得太远,脚下这一块对他而言实在是不值一提,别说是云雀和蔷薇,小小的纳塞尔起义军,前些时间的那几个伯爵公爵他也是说杀就杀,恐怕纵使是将皇帝宝座交到他手中,他都未必会稀罕。

“好了,放心……”李怀林把剑放回自己的背后,“下次见面你还会看到它的。”

“嗯……”安东尼说完也收起自己的剑,然后上前和李怀林拥抱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背,“一路顺风,我的兄弟。”

那是纳塞尔盗贼团与帝国第一军团巴托尼亚军团合并,且以约克莫克城为中心宣布起义的第一天,前帝国元帅莫法斯独子安东尼•缪拉接过父亲的旗帜。也是那一天,盗贼团三当家李怀林笑着说,“我就说一句,我退出。”

后来安东尼已成为纳塞尔帝国的皇帝,皇后马琳娜一遍遍问他,“你究竟为什么相信阿基坦公爵?”他重兵在握,行事不顾礼法,将君臣尊卑视同儿戏,多少人认定他终有一日会叛,而安东尼却始终不理会,他说,“怀林他……是一个很不一样的人。”

哪里不一样呢?他也答不上来。不仅仅是天选者的缘故,大多数天选者看待他们的眼神是不同的,而李怀林……他对其余天选者的态度与对他们的是相同的。

不止是这样。

安东尼•缪拉注定被世间各类规则束缚,他担负着那些父亲旧部的期望,担负着振兴这个国家的重任,担负着千千万万纳塞尔帝国百姓的衣食冷暖,因此他不能够懈怠不能够随心所欲,强迫自己做一个好皇帝,而不能再像过去一样四处冒险。

即便他更喜欢过去的生活,更愿意做纳塞尔盗贼团的团长吉伯特,而不是纳塞尔帝国的皇帝安东尼,他也必须如此。

不过人活一世,总有许许多多牵挂的。下到平民百姓,上到皇亲贵胄,谁不是如此呢?本是没有理由去抱怨的。

可李怀林就能没有任何牵绊。

因此他游戏人生,因此他奇谋百出,因此这世间只有一个百万公爵李怀林。

只要有他在身边,安东尼便无比的安心。只要有他在……他似乎就还是盗贼团团长吉伯特,而不是曾经的那个元帅之子安东尼。他不用蝇营狗苟不用费尽心机,不用冷了心肠弑父杀兄,一切阴谋诡计恶毒手段都可以交给李怀林去处置。

那信任莫名所以,却又无比的踏实。

“虽然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我相信怀林不会对我不利。”那时李怀林由于对精灵族的大肆屠戮及奴隶贩卖得了大陆和平奖,亡灵族与魔族的动向又那般诡异。

而安东尼已对他的百万公爵赏无可赏,封无可封。

p.s.:天呐我觉得完全写崩了 我到底是怎么才会把那么恶趣味加搞笑的原作写出这样的同人的?!!原本想写的是吉伯特原本是马文哥哥的名字 还有怀林全书中简直绝无仅有的愧疚心理 sad 不想写了 我弃了

评论(5)
热度(7)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