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舞墨东月江02

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真恶心”。

很多年以后的紫烟峰上,少女靠在他肩膀上,“现在,寡人……朕还是觉得你这个人吧……挺恶心的。”

那天江墨公子正招妓。

小皇帝屈尊纡贵跑到东月城,满脑子生民大计如何退敌云云,哪晓得却赶上江子砚双臂各环了个半裸美人儿,估计是在考虑生殖大计,直气得小皇帝拔腿就跑。

妈蛋果然不该信拉皮条的老色鬼们的鬼话,天底下哪来上得朝堂下得娼窼的花花公子,想得实在是太美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真他姥姥的想用那骨头戳瞎死老头们的狗眼。

随后江墨便追了出来,依然是嬉皮笑脸没个正形,“陛下这般行事可不甚好。”

“怎么?准你嫖,还不准朕看?”

“嗯……草民这不是担心陛下的清誉嘛。”

小皇帝刚以为他终于也会拍些马屁,像所有文武百官干的那样,怎料江子砚绝非俗人可比,“担心有人误以为陛下爱磨豆腐。噢,就是那个啥……喜欢姑娘。”

“滚!”

“哎呀……”江墨挠头,嘿嘿道,“那难不成陛下还是专程跑来……以睹草民之雄风?”

“不要脸!”

“这古有圣贤言,人不要脸,那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多谢陛下如此看得起我。”

评论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