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历史

历史老人,这是人们用惯了的比喻。近些年也总有些猎奇的电视剧,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随后他们用各式各样的廉价化妆品把小姑娘抹得面目全非。

我总觉得这一比喻和某本书中引用的,“历史是个婊子”无疑有异曲同工之妙。

什么样的小姑娘会让没半点关系的陌生人跑来,在自己脸上东摸一下西擦一下呢。不言而喻。

有段时间喜欢把历史比成熊孩子,天真,残忍。多少满怀理想的少年被历史的车轮碾碎,多少青春转为白发苍苍,多少雄心壮志慷慨激烈成了断简残篇里的笑话。

所有小说都写不出来的悲剧,全部可以在历史上展现、铺陈地淋漓尽致。

虚假且真实。

有人说历史有其必然性。但究竟是必然导致了偶然,还是千千万万的偶然堆积在一起,便成了后人所见的必然?不得而知。

我是不认为少了甲还会有乙存在的。因为甲与乙从来是不同的个体。既然说世上没有一片相同的叶子,又如何能说他们将造成一致的结果?

评论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