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顾钱】岁月已逝

*本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

钱高还记得那年临别时,顾青曾信誓旦旦对他言道,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

不会忘记,我们的友谊,与爱情。

但诺言是什么呢?把“诺”之一字拆开,不过有口无心。诺言许下,就是为了说一声,“啊,我忘了。”或者,索性将它背弃,丢弃在飘渺寻不着边际的记忆长河之中。

他最终还是只能看着顾青和旁人一起欢笑,一起打闹,一起谈着爱情,就像他们往日所做的一样。而伊人的眼中与心底,终于再没有他存在过的痕迹。他的眼神从他身上晃过,然后就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岁月已逝,缱绻流年。又有谁能说一声不是。

钱高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有那样的感叹,因为他们曾经那样毫无挂念,毫无惆怅,甚至不知悲伤为何物。

 

2

第一次遇见顾青的时候他还很小。

大概是小学两三年级,在一次数学竞赛上相遇。那可真谈不上太多缘分,不过就是在考试时座位较近,然后聊起天来,小孩子的友谊总那样简单而易得,知道是一个学校的,然后在之后有事没事就玩玩聊聊。还能怎么样呢。

那时曾是多么稚嫩而耀眼的时代。

如果一个小学里没多少孩子,那么其中聪明灵巧、调皮捣蛋,容易吸引老师注意力的一些男孩子总会很轻易地从中脱颖而出,被喜欢小孩的小学老师们宠爱着表彰着,在那段时光里,钱高也曾像大多数的孩子一样,认为自己是很了不起的,很特别,很独一无二的。

顾青和钱高,都是这样的孩子。爱讲话,好动,思维迅速,头脑聪明的小男孩。

但是……

在这群孩子中,有些在成长之后依旧保持着被歌颂的态势一路前进着,可有些,就会在繁杂的学习与更多的竞争中,被剔除下去,渐渐地消褪去耀眼的光环,只能依靠回忆来缅怀着曾经的荣耀。

幸好,他们在小学一直到初中的旅程中,都很好运地没有被剔除下去。更好运的,他们被分到了一个班级里,并开始了贯穿整个初中的友谊。

 

3

钱高也不知道他和顾青是怎么谈起爱情这回事的。

很长时间里他一直觉得虽然一群男生总搂搂抱抱,在女生面前显得人人都像基佬的样子,但事实上真的,没人会是基佬。大家喜欢的总是那些前凸后翘,有胸有屁股的软妹子,哪里会去喜欢性别一样的糙汉子呢?

但莫名其妙的,说喜欢就喜欢上了呗。

爱情这种东西从不会是有原因的,就算有,也是当事人很难想明白的那些处于脑部潜意识里的理由。如果说人的所有意识是一座冰山,那么掩藏在水底的,那一块巨大的冰块,是人们难以看到的,或说不愿直面的事物。

并不是因为你对我好,或是你为我做过这些那些,我就会喜欢上你的。

那些不可思议的理由或许是一件事,一句话,甚至可能只是一个微妙、转瞬即逝的表情,那便能够是很长一段光阴里的羁绊,亦是回忆起这段经历时丢不开的印痕。

总之就在他们彼此知道了互相之间的感情时,顾青握起钱高的手说,“哟,小胖兔子,我不管别人会怎么想,总之,我看上你了。”然后他凑过去,吻上他的耳际,钱高觉得自己好像是脸红了那么一下,虽然事后顾青嘲笑他说,你皮肤比较黑,再脸红其实也看不出来吧。

 

4

那个亲吻让钱高不由自主地想起吴茜。

还是那句话,爱情并不是因为对方是否对你好的。

他记得那些年里吴茜总跟在他身后,两只羊角辫一晃一晃的,粉色系的发饰在阳光下闪耀出璀璨的朝气蓬勃。这段记忆至今仍然很清晰,清晰到仿佛闭上眼再睁开,回望过去,那女孩就会站在身旁的某一个角落,笑嘻嘻地冲他喊,“笨笨,我喜欢你哟。”

尽管离初中毕业典礼上欢乐的师生共舞NOBODY的时刻,才刚刚流逝去不过两年的时间,但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一样。一切都变了,他也不知道,吴茜去了哪个高中,更不知道那个曾经追逐着他的女孩儿,现在又在追逐着哪个男生。

吴茜是他的青梅竹马。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多么美丽的诗句,但是在以西元纪年,各处林立着摩天大楼的S市里,这样的浪漫或许很难找到。九年义务制的教育,滋生了多少不熟悉的“青梅竹马”。尽管他和吴茜住的很近,小时候也常常一起奔跑回家,但要论熟悉,确实是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与顾青的关系的。

他当然知道吴茜喜欢他,那样明显的表示只要是个人就能知道。但那又怎么样呢?你喜欢我,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虽然他认为自己喜欢的应该是软妹子,喜欢上顾青那纯属是个意外,但又不能很不好意思地告诉吴茜,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就是你认识的,你小学同学顾青,对,就是那个男孩子,你没听错。

那样真的会糟糕的吧。

 

5

班里女生经常传钱高和陈水的八卦。

钱高也不得不承认,陈水是个很难挑出不是的女孩子。她长得漂亮讨喜,性格也很好,该温润的时候温润,该活泼的时候也绝不会死气沉沉,当一群爱八卦的女孩子问他,陈水有什么不好的时候,他只能支支吾吾地说,很好啊,没什么不好的。然后就听到一群诡异的“啧啧”声。

他一度被扰得很烦躁很想打人,也真的打过一些,苏裕宽大深黑的冬季校服上就留下过他不少鞋印,但是顾青那时就对他说,这样传传也没什么不好的,总比人家都传你是个基佬要好得多吧。

既然和真实相比,真实的还要更糟糕一些,那还不如就用虚假的那一面去掩盖着呢。所以想明白之后渐渐地他就不怎么去辩解了,不过,或许人都是物极必反的心理,发现他不再辩解,八卦声反倒小了很多。

其实这些八卦的由来和当事人全然没有关系,比如说,要说陈水的毛病,倒是有一个,就是爱八卦。八卦的多了,旁人也会开始想法子去找些她的八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尽管钱高和陈水的八卦传了整整一个初中四年没有消停,但陈水还总是兴致勃勃地,在那里和其他女孩儿,比如吴茜苏裕什么的,聊起尹廷对钱高的“爱情”云云。是的,传到后来,避不避嫌也都是一回事了。

 

6

尹廷是钱高的小学同学,同时也是初中同学,嗯,他也是个男孩子。

钱高从小被母亲宠得太好,一直到初中快七年级的时候还是母亲一辆电动车接送上下学,同时每天的午饭也都是由母亲烧好,中午下楼去拿。后来被同学们嘲笑着“靠妈妈的男孩子”之后,他就只能在学校里吃饭了。

尽管由于好动中午都会玩很久,在母亲送饭时还经常忘了吃饭只能倒掉。但当钱高吃起学校里的饭菜时,才恍然地发现为什么班里那么多人都会倒掉午饭。——于是他也只能把饭菜倒了饿肚子。

尹廷会去买全家桶,但是很不幸的,由于大家都没怎么吃午饭,有人买来好吃的总是会有一群饿鬼扑上去分食,经常性的,买来东西的人吃到的,和没买的人差不多。甚至自己一口也没吃到的“雷锋”也大有人在。

这天钱高刚从老师办公室回来,看到尹廷拿着只鸡腿正打算啃,他看了看那只鸡腿,还是没好意思问他要。但尹廷却直接将鸡腿塞进他手里,“饿了吗?吃吧。我已经吃过了,很饱了,你吃好了。”

“谢谢。”钱高很欢快地把鸡腿啃了。

然后他在放学途中,听见吴茜对苏裕说,尹廷在下午上课时,问陈水讨饼干吃,他说,“我午饭一口也没吃,饿死了,求援助。”

他破天荒地生出感动的情绪,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尹廷道谢。

 

7

中午一直是他们的娱乐时间。

“每天中午,教室前部是两个男生抱在一起;教室中间是一男一女抱在一起;教室后部是两个女生抱在一起。你们真是……无可救药啊╮(╯▽╰)╭”——苏裕

当然一开始还没有那么糟。刚上初中的时候还都是脸蛋嫩嫩的团子脸小鬼,经常可以看到教室后面四个桌子拼在一起,顾青嘴里叼着筷子,钱高嘴里咬着勺子,两人翘腿坐在另两张靠墙的桌子上,下着象棋。

“你倒是跌啊!”

“你跌啊!”

“跌!”

“你叫我爹?”

“快滚!”

摆在一边的饭盒感到自己被无视了,于是它的心迅速地变凉了,“你们这群负心汉,我才不要给你们吃呢!”如果饭盒会思考,它一定会这样说的。又或许它会思考,不过它不会说话罢了。

下象棋的男生有很多,后来渐渐的还有人带来了军棋开始下,于是渐渐地象棋变成了女生的活动,而男生们寻找到了更高端洋气上档次的活动,电子游戏。

他们在班级教室的电脑上装上了CS ONILE,并将文件夹的名字改成“WINDOWS 2003”,自以为自己简直是天赐的智慧不能更神奇,但是,经验告诉我们,人不能太得意,不然上天没那么大度,他会看不惯,然后给你找点麻烦出来的。

温柔美丽的妍妍老师,发现她的课件总是打不开,热心的同学们告诉她,这是因为系统版本不够的关系。于是这位英语老师打算去找寻新的系统版本。

……然后她惊喜地发现班级电脑里有“WINDOWS 2003”

“你们为什么不装上去呢?”她这样问道。

“老师!千万不要点!”

“为什么不要点?”

“点了之后系统会死机的然后课件就再也打不开了!”他们成功的蒙骗过了善良的妍妍老师,取得了这一回合的成功。——然后他们只能充满悲伤的把游戏删了,因为妍妍老师把“点开就会死机的系统软件”告诉了班主任燕翠珠。

 

8

钱高一直都知道,顾青喜欢过很多很多个女孩子。

毕竟他的“英雄事迹”当时整个小学里都传遍。小学刚进去他就看上了一个长得娇俏可爱的小萝莉葛玉樱,不过人家小姑娘可没看上他。于是他锲而不舍、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甚至一度为了亲一下葛玉樱闯进女厕所,结果大概厕所里没开灯,看不清楚,亲错了人,一时引为奇谈。

接下来他又喜欢上那个亲错了的女孩儿易璋,在教室电脑的屏保上直接写上“我爱易璋”,结果在上英语课的时候屏保显示在全班面前,班主任老师却认为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脸不在意地笑问他为什么不写“我爱老师”。

再接着上初中,他在情人节的时候给班里叫雅忻的漂亮女孩送了特大号的HELLO KITTY,那女孩子抱了一整天没肯撒手,然后就谈上了,甜言蜜语送出一箩筐后不知怎地又分了,他又和前排的程茂好上了……

虽然顾青表示他对每个女孩子都是真心实意动过感情的,葛玉樱啊易璋啊什么的,都是小孩子时候不懂事,雅忻和程茂呢,那是各有千秋不能取舍。但是平心而论,的确是……有点让人无话可说。

非常可笑的,就像每一个热恋中的女孩子都会认为,自己在情郎心里都是最特别最独一无二,和前面的那些女朋友截然不同的那样,钱高也曾经笃定的认为,顾青对女孩子是花心了些,但他是男孩子啊,应该,应该就是不一样的吧。

毕竟,他们和男女朋友恋爱,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呢。

 

9

比如说,他们都是男孩子,兴趣爱好都是很相近的。他们可以一起打游戏王、三国杀,一起打DOTA或是LOL,他们甚至还可以一起去看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嚷嚷着这部片子入戏太慢,但是一拉进度条就发现实在太重口,一张狗的脸直接贴着屏幕。

如果说前两者好动假小子的女孩儿还能陪伴着男朋友一起参与,第三个……相信绝大多数正常的女孩都不会。

一开始六七年级的时候,钱高会直接大声地在自修课上和顾青聊着火车进山洞之类的话题,引得一群男孩子都参与进这个话题。——当然也是在老师还没有出现,没有吼叫着批评他这个做班长的带头聊天的情况下。

后来到八九年级大家更加拥有进一步的成熟智慧,不会再像小孩子一样为自己一些浅薄的知识而得意自满时,他们就在一些规模很小的自修课(那或许也不能称为自修课)上,挑战着各自的下限,比如在雅忻纯洁无暇地问出,“你们说的‘咬’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钱高腆着脸对顾青说,我们去厕所试试吧。——最后以“顾青你不会真的一口咬下去吧,我看还是算了”作罢。

 

10

小胖兔子钱高踌躇了很久,他想了又想,想了又想,还是没能定下决心走上去叫住顾青。因为他发现整个人前所未有地仿佛失去全身气力一般,坐在椅子上不能动弹。

真是……太丢脸了。

他想起他们初遇时的天真无邪,想起他们欢笑时的阳光灿烂,想起独处时,顾青握紧他的手说着绵绵情话,想起顾青上挑的嘴角,望着他的眼眸里含着的深情。

诺言呢?你他妈诺言都给狗吃掉了吗!

他想骂,但发现自己连骂的气力都快没了,整个人被悲伤所淹没,那样曾经以为永远不会与自己联系上的东西,快速地,将全身侵蚀。

那并不仅仅是因为与顾青的一切被岁月浪涛消磨殆尽,更是因为昔日的光辉与璀璨,都化作了今朝的黯淡与消沉。哪怕表面上还显得光鲜且满不在乎。

但看看顾青,他还一如往昔,哪怕岁月已逝,他依然和当日一般,笑语盈盈,意气焕发。

评论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