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葭月的莲

群山万壑共赴的山水间纵然落雪纷纷,那株菡萏却从冻得结实的淤泥深处顽强地破土而出,莲叶亭亭。

大片碧绿碧绿的莲叶,迎着东方的朝阳,美不胜收。

最终却逃不开花开花谢的宿命,凋零了,摇落在西风中,坠入污泥深处。洁白的花瓣枯萎污浊,被黑暗吞噬,再难辨别出昔日的模样。

即便来年仍有新生的水芙蓉,哪里还是曾经的那一株清丽。


评论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