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风姿物语同人|源五郎相关】结义(三)

雷因斯.蒂伦 王都稷下

“大哥,三弟,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耶路撒冷的剑士,天草四郎时贞,”陆游道,“我与他以剑论道,很是投契。”

“先坐,太研院的同事们给我送了酒馆的‘畅饮券’,来的人越多越划算,天草喜欢喝什么?”

“啊,陆二哥迟到数月,就是因天草兄之故吗?”

天草时贞选了酒,笑道:“陆兄是不知稷下的方位,在龙腾山脉耽搁了数月之久。”

“呃……”陆游尴尬地笑笑,“幸亏天草熟知周围路途,我俩才没有耽搁更久。”

正说到这里,酒馆各个角落里骤然燃起了瑰丽的篝火,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如梦似幻,不断变换着奇特的色彩,间或繁星点点,美不胜收。

“真不愧是雷因斯蒂伦,”卡达尔将手指探入焰心,赞叹道,“没有真实火焰散发的热量,完全不会被灼伤。”

“这没有什么好夸耀的,”皇太极冷笑,不屑道,“太研院的科研经费,基本上都投进这类华而不实的项目里了。造些烟花炮竹还不够,还假造篝火气氛,但就是没有一个想去改良一下火炮的。假如把搞这些的时间和钱拿来研制武器,和魔族打仗能多赢几盘?”

闻言,陆游也沉默下来,叹惋道:“当今之世,战乱未息,贵族们却依然沉浸在奢靡宴饮之中,仿佛太平盛景从没有结束。我也多次劝说过父兄长辈节用务实,然而……”

见临近几桌酒客纷纷投来目光,有酒保面色不愉,卡达尔圆场道:“也不必如此因噎废食……烟花炮竹,亦是生民所喜之物。尽做这些不好,尽做武器也不好吧。新研制出的武器,在战场上又将夺走多少人的性命?更别提火炮之下,多少无辜平民的冤魂。”

“这用太古魔道造的所谓‘篝火’,依我见还比不上柴火烧出来的好看,有火焰该有的气味。”天草时贞仗剑而起,笑道,“各位,不如我等就近去林中一叙吧?”

“天草兄所言甚是。”


说是“就近”,其实也不算很近。

众人皆知稷下城外有一大片树林,沿着出城的公路延伸开去,蔓延几十里,直直接到河边。

陆游是个喜欢在奇特方面钻牛角尖的“有道之士”,非觉得临河点火才更有意境,硬是让他们多走了几十里……还带歪了好几回路。

彼时无论是后来的〔剑爵〕天草四郎,还是被后人称为〔日、月、星三贤者〕的三兄弟,都还只是武功魔法俱不入流的少年人,离天位好如云泥之别,这么大晚上的,拎着酒坛(皇太极最近比较穷,表示既然用了畅饮券就千万不能浪费了,硬生生找酒缸接了好多坛带走)健步走上近百里,从象牙白塔边的小酒馆走到城外河边,真是相当疲倦了。

尤其是卡达尔,他与两位习武的义兄不同,修习的乃是魔道之术,体力方面莫说与武者相比,连常人都不如。大伙儿为了等他,时间也拖长了不少。

跟着他们一道走出来的,还有十几名好事酒客。

时值初夏,大家伙儿走到河边时,已是大汗淋漓,皇太极带头下,许多人就地躺倒在草地上,一抬头,便能看到漫天星光,皎月一轮。

“熏风萤火,当真画意诗情,令人陶醉呢。”卡达尔没有躺下,英俊的贵公子无论多么疲倦都能保持他优雅的仪态,他快活地伸了个懒腰,舒展身体后,从怀中取出一支长笛来,自吟自唱。

陆游笑道:“这是什么旋律,之前倒没听你吹过。”

“陆二哥少见多怪,这是……我现编的。”

众人哄笑几声,皇太极随手摘了地上的草叶,放在嘴边,竟也呜咽有声,渐渐与卡达尔的吹奏配合上,此起彼落。林间亦有鸟雀啼鸣,婉转成调,调声高起,直入重重云霄。

但见,第一缕曙光破晓。

大日初升,而星月相伴也。

“不料大哥还有这手,”一曲毕,卡达尔收起长笛,陆游倒是第一回认真打量起这个最初不怎么瞧得上眼的“大哥”,当初要不是因卡达尔之故,他不会情愿与这人魔混血的野蛮汉子结义金兰,现在……更觉得老三眼光毒辣了,他打趣道,“大哥粗犷的红袍下,也有一颗细腻的心嘛~凭这本事泡妞可不赖吧~”

“对啊,我跟你说,陆二哥,大哥的女人缘可比你这个假道学好多了~”卡达尔笑眯眯,“你要再不努力,姑娘们就都被我和大哥泡走了~”

天草时贞看他们彼此埋汰,也笑起来:“你们三兄弟感情可真好。”

“谁跟他感情好!”


这场酒从夜里一直喝到次日午时,日上三竿,众人都抵不住酒意,东倒西歪地睡了一大片。

日月星三人与天草都属于这群人里武功较好,酒量也算上佳的,迷瞪着醉眼,闲谈起彼此的志向。

“我呀,等我武功高了,我要仗剑走天涯,传我主之荣光!”……这酒是喝得太多了,放平日里说不出口的羞耻言论,这时候都能高谈阔论了。

“终有一天,老子要让太研院那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正视我的发明!”

“我,我要做武林魁首,正道领袖!”

“哈哈哈你就扯吧陆二哥,就你还正道领袖,谁当年尿床尿狠了,连裤子都没得穿,要借我的穿呀?”

“卡达尔你这个不像话的东西,你再这样我就把你当年偷窥女浴室结果撞见老太太洗澡的事情广而告之!”

“好啊你居然已经说出来了,那你怎么不说你balabala(以下省略一千字两人对掐)”

“算了算了,你说说你的志向是什么吧。”

“……”卡达尔思考了很久,认真道,“我……我希望战火终结而天下太平。为苍生福祉,卡达尔愿意付出一切。”

“喂!你们说好的要听,怎么我说了就都睡着了!”

*据说天草曾经是个方向感很好的人。噫。

评论
热度(5)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