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风姿物语同人|源五郎相关】结义(二)

“旭烈兀到底是派你来做什么的?废物处理吗?先是莫名其妙和那两个废物厮混,骗我与你们玩结拜游戏,现在又帮另一个废物来骗我真传,”黑发男子冷着脸,手按在腰间的光剑上,煞气逼人,“还是说你和那群废物有什么关系,才这么千方百计帮它们?!”

源五郎却噗嗤一声笑出来,柔声细语:“呀,那这样说起来,花二哥一定是与您口中的废物大有关系啦,要不然……区区一个废物,怎么能值得您亲自替他出手解围呢?”

当日长街之上,白衣少年劫花轿。

临街的酒楼〔楠〕中,有剑客买醉,歌女操琴。

天蓝色的暹罗纱裙,轻纱覆面,鸣琴美人指下阵阵金戈之音。

花次郎饮尽缸中余酿,朦胧醉眼看着酒楼里喧嚣四起,围捕“柳一刀”的,趁着劫花轿抢嫁妆的,芸芸众生于他而言一般丑态。

“铮”地一声,琴弦迸断。

雪特人趁着烟雾弥散,将琴女“五娘”拦腰抱起,举过头顶,往酒店外直冲出去。花次郎眼中酒意消褪,因为他见到“五娘”不急不缓地在半空之中发出三指,替劫花轿的武功低微的白衣小子解围——“天光云影”、“河山铁剑”、“绕指柔红”。

“天光云影”与“河山铁剑”都属于白鹿洞三十六绝技之一,虽不凡但不足惊诧,然而……

“西王母族避世两千余年,你是从何处学来的‘绕指柔红’?”

“这可得问我师傅了,”源五郎轻笑,“他老人家只管教,我只管学,哪管得了那么多?”

“你不会想说……你是白鹿洞门下吧?”

“当然了,我师傅可是白鹿洞顶尖的人物。当初都是他手把手地教我剑法……说来你可能不信,现在时间紧迫,就不多与你解释了。”

帕罗奇公国 亚达城

“陆二哥,你明日又要回白鹿洞去了吗?”

“是啊,前次战争,我白鹿洞又亡故了许多同门,”白衣儒冠者叹息道,“与我同时拜入师门的朋友……已经所剩无几了。”

“其实为天下苍生安宁而战死,也是相当不错的归宿,”卡达尔应付过街边围拢来的莺莺燕燕,道,“我再过些天打算去雷因斯.蒂伦看看,大哥也在那儿的太研院里研习太古魔道。你若是有空,我们三兄弟还可以在稷下小聚。”

陆游想想“红袍魔法师”的肌肉,总觉得无法把这么个看起来脑子里只有肌肉的男人与太古魔道这类高深的技术联系起来,他只能想象出皇太极戴着白手套,然后把人族、魔族、兽族的身体剖开来,举着肠子放声大笑的豪迈姿态。

一阵恶寒。“好吧……”他努力转移了一下话题,“老三你以前就说过,想见识白鹿洞的剑法。师长们陆续亡故,我如今在门中的地位也不算低了,已经有收徒的权力了,你要不要学几招白鹿洞武学?”

“啧……我可不想喊你师傅。”卡达尔道。

“当年劝你和我一块儿去,你非说白鹿洞风水不好,这不好那不好的……”

“风水的确是不好嘛,谁知道为什么你们祖师爷要把垃圾场改建成书院……”

“啧卡达尔你小子,别跑,让二哥我打两下不会死的!”

评论(2)
热度(4)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