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风姿物语同人|源五郎相关】结义(一)

*最近风声紧,找点应该不会被封的写。
*我之前写的30天推文挑战刚发就被封了qwwwq
*写到哪儿算哪儿
*我可喜欢小五了,看风姿的时候小五几乎承包了大部分笑点。

——正文部分的分割线——

“能与诸位结为兄弟,五郎真是深感荣幸呢。”

长发的美丽男子微微低下头去,温柔一笑,装作没有看到一旁山猴“柳大哥”脸上呼之欲出的“本大爷就想看看你们到底想要装到什么时候”,他自然不会去解释自己只是想起上一回与人结拜时的光景。

那大约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


自称“红袍魔法师”的肌肉壮汉朗声大笑:“你们两个小子,和其他那些‘贵族’公子哥儿倒不一样,算是个人物。这几场仗打得很痛快,要不……我们便于此地歃血为盟,结为兄弟吧!”

“此处荒僻,寻不着三牲祭品,如何结义呢?”白袍青年举手投足间,身上环佩叮当,他向来注重仪态,即便在战场上也不肯将那些贵重饰品摘去。

“姓陆的你也忒麻烦,结拜就结拜,是我们三个人的事儿,不需要祭拜什么天啊地啊的。要什么三牲,你是不是还想去买牛来宰呀,”红袍汉子扯扯被血块弄脏打结的长发,不耐烦道,“……妈的这头发,老子以后还是把它们全绞了去,索性剃光的好。”

“还是别剃的好,”冰蓝眼眸的青年调侃道,“若是剃了头发,保不齐阁下就被当作哪家寺院里头的戒律僧……”三人都笑,他又提议说,“结义的话……我们要不要定个名号,日后闯荡天下也有个叫法。”

白袍青年点头:“我们先前创了合击阵法,以天地人三才为名,是为‘三才阵’。三才者,天地人,三光者,日月星。不如我们三人就以日月星为号。”

“看陆哥你这不假思索的样子,你不会早就考虑过这件事了吧。”

“卡达尔!”白袍青年羞恼道,“那你想一个!”

卡达尔摇头,微笑道:“那便用三光为号吧。”



“五郎?你在想什么?”

“呵呵,没什么,多谢柳大哥关心了,”天野源五郎举起酒杯,将血酒一饮而尽,笑道,“干杯,愿我等之誓言,超越姓名与身份而永存!”

真巧呢,这回结义,依然是排在了老三。

评论(8)
热度(4)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