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白韩】风前饱食松下卧

春日午后,松风叠浪。


战火既定,脱离了暴秦时天下收兵的肃杀气氛,也早不再是此前长达四百余年战国乱世,善战者似乎已无用武之地。


楚王信闲来无事,与老友在云梦大泽射猎方罢,饮酒作乐。事多时来不及休息,如今空闲下来,他心下却只觉空荡荡的,仿佛吊在半空中一般,悬得发慌。


“钟离,钟离……”酒后漫步于松柏之中,想找人说话,蓦然回首,一时竟寻不到友人踪影,“真是的,又跑哪里去了。”


远方似乎起了层薄雾,雾气那头,恍惚有人正走来。


“钟离,开什么玩笑?你跑那边去做什么?”


对面的人走近了,披着黑红色的甲胄,生得却瘦小。


绝不是钟离。


钟离高大健硕,当初他能得项王看重,作为四将之一,也有部分是因为体格魁梧,气力较大的关系。


那会是什么人呢?楚王在此游猎,早早便派人封锁了周边,不会让普通民众混进来。


普通民众也不会以军人姿态穿着甲胄。


楚王信虽说本身战力不怎么样,后世更是“手无缚鸡之力”这类玩笑典故的出处,但好歹从过军打过仗,对军人风貌有一定程度上的认识……对休战多年后、灭秦之战的军人风貌。


又近了几步。


酒意未去,楚王信又向来胆量不小,竟压根没往“刺客”之流去考虑过。反正哪怕行军时他的帐篷就随便哪个老流氓都能晚上摸进去,更别提太平光景里,他素来行得正,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倒大大方方直视着走到面前的男人。


不,大概是俯视着。


那男人摘下了头盔,大约比他矮半个头多。


看不出年纪,与通身气派形成鲜明反差的是那张秀气到女气的巴掌小脸,尖尖的下巴,眼眸如星。


“兵仙……韩信?”那把声音很好听,用得又是纯正的雅言,不紧不慢念出有汉一朝第一位楚王的名讳,探究的眼神兴味深长。


韩信还没听过这样的叫法,年轻人愣了一阵,高高兴兴拍着手笑道:“这名号不错,合我胃口,谁想出来的?”


诚然,比起“齐王殿下”、“楚王殿下”的称谓,韩信一贯更中意“大将军”的头衔。好在他眼下还不晓得自己日后更广为认知的是“淮阴侯”之名,也不至于气得跳脚。


对方也笑,虽然面上寒霜未褪,韩信倒觉得他或许是生来如此,不必苛求。


“你又是什么人呢?”


“白氏,单名一个……”


最后一个音节在飒飒松风中听不真切,韩信也不在意,朗声问:“白兄此来为何呀?”


战国与秦汉之间,姓氏之分骤然消融。年岁长些的贵族还有氏,年轻些的或许连这两者有什么区分都已不再记得。过往的习惯没有留存在白纸黑字之上,秦皇的大征伐、项王的屠戮中又灭了太多贵族。


“不为何,只见见你,”男人说着极易让人误会的话,伸手触碰着楚王信的脸,却一本正经地端着架子,“愿意手谈一局吗?”


不是弈棋。


他说的手谈,竟是直接蹲下去,手指在土地上画出战阵来,拿树枝树叶比划着,充作两军对垒。


韩信生在战国乱世将尽的日子,又是这个楚汉乱世的终结者之一,常常颇遗憾自己成了杀鸡用的那把牛刀,浑身本事用不出来,只能封存在太平时光。


这些话说给曹参等人听完全是媚眼抛给瞎子看,毫无意义。他们不理解也不能够陪他过个瘾。要说给李左车等人听了,怕不是又要说些没意思的劝进之语了。


见这人竟愿意挑战他,乐得楚王好不痛快,一把应下来。


他原以为需让对方几招,好玩得尽兴,不至于太轻易就得胜。哪知越往后越不敢相让了,恐怕是除了项王以外,难得需要他全心全力应付的敌手。


如此人物……怎会名不见经传?韩信心下动念,却也不计较,难得棋逢对手,珍惜时间多来几场才是正道理,他才不会把心思白费到无厘头的问题上去。


……


兴致来了,玩上三天三夜恐怕也不觉累的。


白氏还从黑甲里变戏法似的弄出几壶酒来,两人边饮边谈,雾色浓重,也分不出天色晨昏。


几十局下来,胜负参半。两人都像孩子似的躺倒在地上,放声大笑,惊飞了林间鸟雀,惊起了雾影幢幢。


韩信觉得对方估计是被自己带着笑了,那人看着比较不苟言笑,不像是会平白无故发笑的。不过笑笑开心嘛,他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白氏男子脱下了令人行动不便的甲胄,但他玄黑色的中衣仍是冷色调的。


“白兄,白兄,我说你作甚一直板着张脸,笑也笑不痛快……”韩信喝得多了,嬉闹着伸手去抓他的衣裳,被对方钳住手腕,动弹不得,“做什么嘛……”


“来日你也会如此。”对方微微阖眸,声音里带了几分怜惜,“正如陶朱公所言,‘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到那时,你是否还能乐得起来?”


闻言,韩信心头一凛,酒意全无。


他坐起身子来,周遭的浓雾竟然开始消散,密林深处有凉薄的声音嘲弄道:“韩信,不远了……韩信。”


他在松下坐直了身,黑衣男子、酒壶、战阵图……什么都不存在。


耳畔传来钟离熟悉的、中气十足的叫喊声:“韩信,韩信,你跑哪儿去了?!”


他竟没心思回应,任钟离四处去寻,仍回想着那个梦。


梦中知音,醒时难觅。


——

*我本来。是想写一个春梦的。但是这对cp莫名禁欲,我尝试点了好几次火,车都没有能开起来,算了,就这样吧,反正起了也白起(?

评论(9)
热度(13)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