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晋曦相关】同生(一)

* @嘤嘤 上次的那个脑洞……我拖了好久……还没想好怎么编下去,先就这一小段看看?

——

他们诞生于同一年。

那是连绵的战火即将迎来尾声的时刻,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满怀对和平未来的期待。他们承载着希望而生,生而不凡。

——

晋曦生在那年盛夏,他的名字也被寄托了充满光辉喜悦的情怀,晨曦即将到来,他也如他们所料,生长在那个崭新的、前辈们翘首期待过的年代里。

那时候,给这片土地制定规章制度的人们尚算新手上路,于跌撞中摸索着路该往何处走。

四岁的晋曦独自在院子里玩,眼前忽然冒出来一个看着与他同岁的小孩子,穿着红黄相间的衣服。

“你是谁呀……?”怎么进来的。

之所以只说是小孩子,而不指名男女,就是因为那孩子压根儿也看不出性别。不过也不奇怪,许多四岁的孩子都很难被分清。

小孩子眨巴着眼,大约也有点困惑:“你……能看见我?”

“对啊,能看见你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可是、他们都看不到我,都看不到,你是第一个看到我的人!”小孩子激动地朝晋曦扑过去,然后、顺利地、穿过去了,于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嘤嘤嘤,“嘤,为什么也碰不到?”

用“坐”可能不恰当,因为他(暂且就这么叫吧)实质上也碰不到地面,而是浮在离地一寸的地方。

小孩子约莫是终于能与人交谈,憋狠了,一说就没完没了。

他告诉晋曦,自有意识以来,四年了,他就这么飘飘荡荡的,不知道家在哪里。

刚开始的时候,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但在各处飘来飘去的时候,他看到很多与他一般年纪的孩子,都有家、有父母……而所有人,都看不见他。

“没人看得到你,你自己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多大的?你能照镜子吗?”

“……”小孩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知道。”然后他抱着膝盖,闷闷道,“我想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也想知道,我该做什么,又该怎么做。”

“我大概……不是人吧。”他,还是用它好了,它下结论道。

晋曦问:“那你叫什么呀?”

“不知道。”

“那就从帮你找到名字开始吧!”

tbc

*征集一下名字。

评论(14)
热度(15)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