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木白/晋曦】银杏

*写了篇超短的……大概可以算是粮?(捂脸)

*化名直接抱走用了,来吃粮吧啾 @The leaf of ginkgo  @嘤嘤 

——

夜色浓重,不见月华普照,但沿街的灯光点亮了银杏的金黄,那是黑昏昏的夜也盖不住的好颜色。


晋曦脚步匆匆,他刚参加完一场重要会议,这个在镁光灯下、群众的目光下活跃着的人几乎将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排满了工作,不会为没来由的情怀回头停步。


假如一直回头看,就无法专注地前进了。


但是那些过去,就像街边的银杏,在他少有感到孤单的时间里,亮闪闪的在心里的某个角落浮现出来,成为支撑他继续前行的动力之一。


金黄色的银杏叶落在肩上,木白似乎还在眼前,瘦削挺拔的少年东道主般对他介绍着空军大院的一切,“刘叔叔说银杏是好树,不生虫,还能入药,就把杨树都换成了银杏。”


“那么好的树,还很好看呢。”晋曦跟在他后头,看着那些栽种成一排的小树苗,每一株间隔着几乎相同的距离,它们被照顾得很好。从那么早就倍受重视与期待。


长大的话,一定更好看。


然而才一米多高的小树苗,尚且无法与他们两人比肩。虽说每日都有专人细心打理,不过要长成参天大树,怕不是还需好几十年。


“就是有点贵,不过算是物有所值吧,”木白回头道,“诶,小心些别乱摸这些树,刘叔叔每次回来都要检查的,少了点叶子说不准他也能看出来。”


木白嘴上说得紧张,自己倒也玩笑似的轻轻扯了扯小树苗的枝丫。听说他家刘叔叔虽是个一点就炸的火爆脾气,对他倒是宠得很,可算是半个父亲般的人物了。


年少的晋曦问:“老虎哥哥,这些树大概要多久才能长大呀?”


“几十年吧,等我们……”位高权重的时候,“它们大概也长很高了。”木白不常笑,像他的父亲一样,不笑时浓眉蹙起来,白净的脸上看不太出表情,但那双眼睛灼灼生着辉光,恍惚银杏叶上晃动的金光。


不需要多少语言试探,晋曦就知道他们骨子里原是一类人。


他们不甘平庸。


身上流着父辈们的血尚热,这家国天下,本是他们生来就理所应当追逐的梦。


四十余年一晃而过,空军大院里的银杏树已然参天。


“银杏的果实长得慢,种下去要二十多年才见结果,四十多年才能大量结果,‘公种而孙得实’,也叫公孙树。”


现在,树长成了。种树的人却早已不在。旧时志同道合的友人,也在空军大院一片金黄的某个秋日里永远离开。


但是共同的志向,不会因为孤单就不再追逐。因为哪怕没有木白,这也是晋曦的理想。


种树的人,并不在乎自己是否能乘荫得实。就像他们为自己的理念而挣扎着拼搏一世,也不是为了能够得到利处。


不愧于心,不愧于民,不愧于家国。


评论(8)
热度(18)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