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倒行逆施时间线整理

这部小说……实在是……太长了!!!我记得两年前,我想等它连载完,我就写同人。现在……咳,它离连载完可能遥遥无期。而且剧情已经如同脱缰的野狗了。

我猜安东尼和神族那里也有关系,猜的。(仔细想想失忆不太可能会造成性格变化……安东尼说不定会黑化呢……)

啊,然后……我已经理不动剧情了。也不想继续理了……

比如莫法斯他那个私生子叫啥,安东尼他妹妹什么时候退场的,秘宝剧情又是怎么一个逻辑,完全记不清了。弑父三人组相关内容也忘得差不多了。谁能帮我理清楚我就继续产粮……

还有夜航、风亦流、天各一方、安然、召唤玉帝那群人的剧情……我也理不清楚orz 讲真重新翻的时候看到怀林带着骑兵帮夜航打公会战感觉超燃的啊!那段也算是能解释李怀林为什么这样做事了(他就是找乐子,不肯委屈自己)。

——时间线整理正式开始的分割线——(下划线的都是原文摘录)

*很多剧情超级有意思,充满讽刺感。

*第一军团(巴托尼亚军团)军团长:莫法斯·缪拉 参谋:威尔罕姆·冯·梅尔卡兹 副官:卡拉伦斯

第二军团军团长(贝西摩斯军团):埃尔文斯.玛林道夫  麦肯

第三军团:“第三军团是空号……原本是有的,但是十五年前的一场大战中,基本伤亡殆尽,一直到现在还没有重建。”维登.希尔斯马特 彼登斯堡战役 埃姆斯

第四军团军团长(梅菲斯特军团):肖恩特.菲尔姆特

——

安东尼·缪拉、马琳娜、菲尔姆特侯爵结成弑父同盟。

巴托尼亚军团(帝国第一军团)主帅莫法斯·缪拉被下药导致旧伤复发,阵前失手被杀。

(正文开始三个月前)安东尼在北方边境巡视的时候突然失踪。事实上是搜集秘宝时因故(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受了重伤,昏倒在文斯·马迪家门口,被收留。还没醒就被耶夫勒捕奴队(人族方面受菲尔姆特侯爵麾下的德安商会控制)抓走,醒来即失忆(正文开始前两个月)。

奈特哈尔·缪拉让李怀林去帝国北边找安东尼。

德怀里恩伯爵让李怀林去找帝国北边找安东尼。

“安东尼.缪拉是帝国统帅莫法斯.缪拉的唯一的子嗣,他继承了莫法斯元帅的伟大血统,是一名强大的战士。”

 

麦克·柯尔特让李怀林去法格斯特塔遗址调查黑色核心相关的情报,并用不靠谱的传送器(两年没使用、会发出柴油发电机一样的轰鸣声)把他送到了坐马车需要2天时间才能到达的约克莫克城,从五十米高空摔到雪地上。

这是一个桶形的机器,大概比一个人高一些,周围有铁丝网围绕,正面一个开口,正好能站一个人进去

麦克.柯尔特一边说着一边就在机器旁边的控制台上面开始,没一会儿机器上面的灯就全部被点亮了,整个机器开始发出柴油发电机那样的轰鸣声。

 

回城卷不能使用,重生点改变,传送阵要求30级以上(李怀林当时18级),通过传送阵管理员加斯特的超高好感度,李怀林被带到雪海旅店,介绍给加斯特的老朋友,德安商会(菲尔姆特侯爵属下)的杰瑞德,准备坐马车回神佑之城。

半途中,李怀林发现坐马车回去需要2天,非常爆炸。

“最近我被npc坑的实在是太惨了,害得我现在满肚子火,结果你又来这么一杠子,你说我现在该不该教你一下怎么做人?”李怀林微笑着说道。

“他娘的你就不能早点告诉我要坐这么长时间的马车吗,你怎么不派架飞机送老子回去,坐你妹的马车啊,你说你是不是欠打?”

 

正当他打算做点什么的时候,马贼出现(纳赛尔盗贼团)。

冲过来的马贼一共大概七八十个人,人手一匹马。

队伍左右一分,三个一看就是为首的马贼从队伍里面走到了前面。这三个马贼一前俩后,三个人都非常的年轻。为首的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而且样子长得还不错,一头黄金色的短发,整个人显得精神而富有活力。而且和其他马贼不同的事,这家伙身穿一身链甲,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战士的职业。李怀林看了一下这家伙的名字,吉伯特

在他后面左侧的是一个比他还要年轻的男性npc,年龄估计和李怀林差不多,人长的倒是比较普通,至少和领头的吉伯特比起来是没那么帅了。一头大陆比较常见的黑色短发,身穿一身皮甲,npc的名字写的是马文(马文用的是马刀-马贼标准装备)

而吉伯特右侧后面的人就让李怀林非常注意了,不是别的原因,而是一位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显眼了。身材高大,肌肉强壮,坐在马上李怀林都为这匹马担心,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家伙的头上居然有两个牛角。从两个牛角看起来,应该是牛头人族的兽人。这个兽族npc的名字是古雷姆.雷角,名字也是够奇怪的。(古雷姆使用的是狼牙棒)

 

李怀林杀死马文,开启盗贼团声望,吉伯特第一次正面出场。(不愧是第一个让李怀林有“感觉”的男人)

“马文!”正在李怀林扎穿马文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过来,李怀林转头就看到剑光对着自己的头砍了过来,由于非常突然李怀林的身体习惯性就往后一闪,刚好躲过这下攻击。

往后退了一步,李怀林再次抬头的时候,马文已经倒在他们的团长吉伯特的怀里了,刚刚逼退李怀林的正是马贼团团长吉伯特,不过吉伯特也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抱住了浑身是血的马文。

“马文,别死啊马文!”吉伯特握着马文全是血的手吼道。

“抱歉……团长……我……”马文已经空血了,理论上来说已经是死了,不过也不知道为何还能说上几句,不过时间也不长,话都没说完,马文就头一歪,去了。

“奇怪……好奇怪……”抱着马文尸体的吉伯特突然说道,“明明你击杀了马文,应该是对我们盗贼团有大恩的,我应该是非常高兴的……但是……为什么我会感觉这么悲伤……奇怪……我眼睛里流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啊……”

李怀林抬起头,看到的是已经泪流满面的团长吉伯特。

 

商队护卫全部被马贼击杀,阵亡13名马贼,俘虏11个商人,7名愿意投降,吉伯特要他们交出投名状。李怀林一剑捅死杰瑞德,表示愿意加入盗贼团。由于他击杀马文的缘故,在盗贼团中好感度普遍很高,成为副团长之一。其他6名商人在杰瑞德尸体上各捅一剑,入伙。

不过现在李怀林懒得去想这些了,因为他的心情真的是很不好,具体为什么,他自己也都说不出来,反正就在看到吉伯特落泪之后,李怀林就感觉心里憋着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发泄出来。

 

李怀林跟吉伯特回山寨,看到瓦妮莎·翠风。

李怀林转头看了看再也没有人去管的马文的尸体,然后跟着吉伯特往前走去。

 

提玛斯盗贼团(莫林为团长、副团长比尔、一百多人)侦察到约克莫克城领主巴丽安伯爵(巴丽安.德克里斯)将要围剿盗贼团的消息,军队预期有五百人,通知纳赛尔盗贼团(一百多人)。

李怀林在约克莫克城的宠物店孵化出小米(圣光龙——米埃尔斯克.德瓦尼科、叫声是吱吱)

盗贼团开会时莫林对吉伯特提到东北方法格斯特遗址。

“据说那个遗迹里存在着恶魔,要是能与恶魔达成交易,就能获得无尽的力量,理论上来说,到时就算是帝国所有的军队都来围剿我们,我们也不怕。”

 

第二天早上纳赛尔盗贼团开会,因为巴丽安伯爵的军队没有直接清剿盗贼团,而是进行招安,南边的吉雷斯盗贼团(三十多个人)投诚。中午瓦妮莎失踪,线索是西边的精灵。

 

瓦妮莎失踪两天后,李怀林到西边,发现精灵侦查小队第一分队长塔兰·轻歌,加好感后到精灵营地,营地指挥官菲丽丝.羽月迷恋上李怀林,李怀林完成成就“你到底有多饥渴”,得到称号“衣冠禽兽”。救出瓦妮莎。

 

帝国皇帝亲自颁发盗贼团的招安令,莫林同意招安,却不愿意告诉巴丽安伯爵纳赛尔盗贼团的营地位置。副团长比尔逃出,被官兵跟踪发现纳赛尔营地。

巴丽安觉得吉伯特很眼熟。吉伯特莫名其妙想起第二军团的军歌(他明明是第一军团的继承人,真的很莫名其妙),“热血永奔涌,怒气亦升腾,死亡已苏醒,战争正呼召!”

莫林被杀。瓦妮莎去精灵部落求援,李怀林上前拉仇恨,但是对面不肯攻击他。

“嗯?你是……”对面阵中间的巴丽安突然说话了,“你难道就是大家说的,有‘衣冠禽兽’之美称的勇士——胸怀若林?”

“哈?”李怀林愣了下,然后头上青筋一跳,“你妹的才是有衣冠禽兽美称的勇士啊,我勒个去的信不信我现在砍死你。”

“请不要谦虚,你的名头在我们乌德萨行省已经是很响亮了,我听到很多士兵都在传诵你的故事。”巴丽安微笑着说道。

“传颂你妹啊,一堆人再说我衣冠禽兽的故事是闹哪样啊。”这下倒好,李怀林嘲讽失败自己反而吃了一记嘲讽。

“大家听着,这位勇士就是大家说的享有‘衣冠禽兽’之美誉的胸怀若林,大家都欢迎下。”巴丽安乐呵呵的说道。

 

当他一刀砍死一个士兵后……

各位各位,看好了,刚刚被这位勇士砍成两半的就是我的亲弟弟。”一个年轻士兵一脸傲气地道。

“哇塞,我好羡慕你啊,你的亲弟弟居然被这位勇士砍成两半了,实在太厉害了。”旁边的士兵开始羡慕起这位青年。

“杀的好啊!”后面的巴丽安和他的副官们都开始鼓起掌来,“杀得实在是太好了,不愧是是有‘衣冠禽兽’称号的勇士。各位,你们难道不该给这位勇士鼓鼓掌吗?”

“啪啪啪……”战场上掌声雷动,所有人都一脸崇拜的看着李怀林。

我以后也一定要成为这样的勇士!”那个死了亲弟弟的青年看着李怀林,激动地说道。

由于情况实在是出乎意料,这边的盗贼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那个死了亲弟弟还笑着给杀人凶手鼓掌的青年,以及一帮不知道怎么理解的士兵,这边的盗贼成员突然觉得心里冷得可怕,对面的士兵实在是太冷酷太恐怖了。

“这帮家伙简直太可怕了。”古雷姆面色沉重地说道,“人类的士兵都是这样的屠戮机器吗?”

“巴丽安到底是怎么训练出这样一支部队的……”吉伯特也沉重地说道,“太可怕了,完全就不把生命当一回事……”

 

菲丽斯为了李怀林,把副将打晕带领银风护卫队出援,但赶到的只有50名弓骑兵。

古雷姆战死。

“快躲开啊混蛋!”看着飞过来的弓箭,吉伯特对着前面的古雷姆大喊道,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只不过古雷姆看来已经是绝意已定了,根本就没有管射过来满屏的弓箭,依旧一个劲地往前挥舞着狼牙棒,“团长!往前!

吉伯特暴怒,烈焰斗气发动。

“我要你偿命!”吉伯特突然大吼一声,全身爆发出红色耀眼的光芒,整个人化成一团火球,流星一般地朝着巴丽安飞扑过去。

巴丽安发现吉伯特的身份,但是来不及说完就死了。

吉伯特为了保全盗贼团,决定去法格斯特塔与传说中的恶魔做交易提升力量。

在法格斯特塔遗址,吉伯特告诉李怀林盗贼团来历。

“团长,听你刚才说的,纳赛尔盗贼团好像才成立不到2个月啊。”

吉伯特右手的胳膊上面的位置有一个黑色的纹身,是一个好像英文“j”的标志。

“团徽?哈哈。”吉伯特笑了笑,然后把自己的袖子放了下来,“这是耶夫勒捕奴队的奴隶的印章。”

“捕奴队?奴隶?”李怀林惊讶了一下。

“是啊。两个月前我们都还只是耶夫勒捕奴队里被抓住准备去兽人帝国售卖的奴隶而已。”吉伯特笑笑说道,“我和瓦妮莎、古雷姆、马文他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耶夫勒捕奴队是什么情况?”李怀林问道。

“没听过?”看到李怀林摇摇头,吉伯特又解释道。“一个横跨三个国家之间的捕奴队,专门在三个国家的边境附近袭击村庄,抓捕奴隶,然后售卖到另一个国家之类的交易,在这里算是臭名昭著的队伍。”

“是啊,我逃出来以后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这个捕奴队的背后,三个国家的贵族势力都有参与。”吉伯特说道。

“兽族,人族参与也就罢了,精灵贵族也有参与?”李怀林有些惊奇的说道。

“是的。”吉伯特点点头,“不过还调查不到是谁,我只知道,人族这边,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一个地方——德安商会。”

“怎么又是那个什么侯爵,怎么这家伙专干坏事。”李怀林忍不住说道。

菲尔姆特侯爵的确是帝国的毒瘤……可惜他手里有军队,连国王都不敢下狠手。”吉伯特说道。(弑父同盟)

“大部分都是,那些精灵和兽族的成员基本都是,不过也有一些是后来加入的。”吉伯特说道,“大概一个半月以前我和古雷姆他们策划了一次行动,一共有200个奴隶逃了出来,后来有一半人选择回到他们原来的地方,另一半人就和我一样无家可归,后来就和我一起做了盗贼。”

吉伯特的名字是马文帮他取的,用的是马文以前哥哥的名字。

“我觉得我是谁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其实在这里生活真的很好,至少之前是这样,有兄弟,有朋友,说不定以前的我还没有这么好的生活呢。(一个flag,朋友你以前可是弑父杀兄弟的人啊)

 

法格斯特塔里事实上没有魔鬼,只有一个在搞研究的工程师克劳斯·斯宾托克。亚泽要克劳斯加入魔族阵营,被吉伯特用烈焰斗气砍断右手。亚泽认出吉伯特的身份,帝国元帅莫法斯之子安东尼·缪拉。克劳斯同意加入纳赛尔盗贼团。

“我真的记不得安东尼是谁啊,怀林你认识?看你这表情难道以前我和你有仇?”安东尼看着脸色发青的李怀林,尝试性地问道。

“以前是没仇,现在仇大了,我现在强烈地按捺住把你拉过来暴抽一顿的冲动已经很辛苦了,求你别刺激我了。”李怀林扶额说道。

 

虽然安东尼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他还是决定带领盗贼团反抗帝国。

“怀林,可以的话,能先不把我是谁的事告诉大家吗?”安东尼突然说道,“其实我并不希望自己是安东尼,要是可以的话,我宁可自己永远是吉伯特,就算盗贼团现在面临大难,我也希望自己作为吉伯特和大家一起战死,而不是变成安东尼一个人活着。

“别这么悲观嘛,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李怀林说道,“如果你叫安东尼能拯救盗贼团的所有人的话,你会让自己叫安东尼还是吉伯特?

“如果是这样,我叫什么都没关系,只要成员们没事。”安东尼说道。

 “那不就结了,你叫什么根本就不是障碍,现在主要是要把盗贼团的生存问题解决掉,然后再慢慢讨论你叫什么的问题。

 

回到盗贼团营地后,第一军团(巴托尼亚军团、军团常备兵力5万,后备役5万,步兵队4万人十个小队,骑兵队1万2个小队,还有一些后勤人员。威尔罕姆原先是莫法斯的参谋、卡拉伦斯是威尔罕姆的助手、菲力克斯是第一步兵队队长、莱伊是年轻将官)的三千余人在老将威尔罕姆·冯·梅尔卡兹(六十来岁的样子,胡子有些花白,但是精神气不错,身上一套干净的红黄相间的盔甲,上面纹着火焰的图案)的带领下到来,投奔少主安东尼。

安东尼为了能够继续反抗帝国,为古雷姆等人复仇,杜撰说自己失忆前被国王派来的人袭击,恰巧威尔罕姆发现莫法斯的死因也不正常,是在战前被人下了药导致旧伤复发,阵前失手被杀,而下毒的人牵扯到皇宫,于是安东尼决定起义,把纳赛尔盗贼团改名为纳赛尔起义军。以约克莫克城为中心,建立临时政权。李怀林退出义军。

“我也没说不回来啊,再说还有传送阵,有空我会来看看你的。怎么了?离开以后就不能做兄弟了?”李怀林笑着问道。

“你一辈子都是我兄弟!”安东尼突然郑重地说道。

“所以不要太煽情了,不然以后见面的时候会很尴尬的。”李怀林笑笑说道,“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现在就走了。”

李怀林真的是头也没回地就走了,说实话在上马的一瞬间他突然也觉得自己有些留恋的感觉,慢慢地走在去往约克莫克城的路上,李怀林也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纳赛尔营地的方向,但是很快又自嘲地一笑:“我这是干嘛呢……”

 

当李怀林走出一段路后,被安东尼叫住,并让他在云雀和蔷薇(他父亲的遗物)之间挑一把剑带走。李怀林选择了云雀剑,剑上的铭文是“责任为妻,荣誉为妾”。

“是啊,都是双手剑,又不能同时使用,难道把一把放在家里做后备吗,我可没这么无聊,想想这个世界上配使用这两把剑的人,也只有你我了,你也不会像别人一样劝我说‘这是你父亲的佩剑,不能随便送人’吧。”

 

李怀林与圣加伊乌斯认识。河神加伊乌斯的祭品是金色的卡龙吉果(有轻微毒素,会全身麻痹片刻,但很好吃)

 

与红色娘子军工会打盗贼德特里的时候发现被穆思德商队(做布料、香料生意)绑架的帝国第四公主芳瑟琳.冯.兰兹贝尔克(十七八岁的样子,很年轻,长得挺水灵的。身上一套褐色的连衣裙,看布料来说好像也不是一般的平民的穿着,应该是什么贵族的女儿。),她请求李怀林等人替她救回同时被绑架的伙伴列蒂西雅(菲尔姆特侯爵的女儿)。

结果发现绑架者的目的是要调换公主的身份,谋害国王,列蒂西雅与公主的护卫伊夫力均为同谋。芳瑟琳决定去找玛林道夫侯爵(她未婚夫的父亲、第二军团长)。

在海纳桑德营地,副官德林特告诉李怀林玛林道夫侯爵卧病在床,其女维罗妮卡(穿着长袍的看起来有点闷的魔法师)暂代营地指挥任务。芳瑟琳的未婚夫是维罗妮卡的哥哥艾德文,在矮人王国做外交官,任期还有两年。

告知玛林道夫公主被调换的事情后,玛林道夫侯爵推断此事是菲尔姆特侯爵的阴谋,因为他本人也是被五名刺客刺伤,匕首上涂了毒药。玛林道夫让他们去找埃姆斯·艾科利恩帮忙,暂时把芳瑟琳寄放在埃姆斯那里,然后让李怀林找寻易容药水的解药。


李怀林不想做任务,于是去转职,导师依沙克·费尔南多让他去帝国南部的塞克托斯行省穆尔耶克城(依旧是有些奇幻类的建筑风格,周围有很多水晶以及刻着条纹的装饰,整体风格很像主城的法师区)的附近找他的朋友维登,遇到城主塞西.爱伦提斯.奥里贝拉(12岁)。第一次与塞西见面喝了有点酸的金菊花茶。

通过询问路人,知道维登住在城南五里地庄园(风车农庄)里。

维登.希尔斯马特让李怀林转职风雷剑士。风剑,能掀起守卫之风,是守卫之剑。而雷剑,则是能召唤雷的力量攻击敌人,是进攻之剑。

维登似乎与莫法斯·缪拉有旧……“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和莫法斯有关的人来继承我的风雷剑术,命运,还真是有趣呢……”

李怀林误打误撞地完成了任务,知道了维登是第三军(十五年前伤亡殆尽)的元帅,维登打算召集旧部,让李怀林回去交药剂。

“第一军团叛变,第二军团和第四军团内斗,现在第三军团也要掺进来,帝国还真是风雨飘摇啊。”李怀林隐隐觉着人类帝国好像出现什么巨大的变化了,当然第一军团得利是最好的情况,自己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帮安东尼点小忙?

“本来是不想做这个任务啊,但是考虑到安东尼这一块,是不是应该帮点忙……”

抱着上述这样的念头,李怀林想让帝国乱起来,于是他打算索性弄死玛林道夫侯爵,只要玛林道夫一死,菲尔姆特侯爵发现计谋得逞就会行动。他通过瓦妮莎向安东尼报信,但瓦妮莎说……“那你和我一起回去吧,团长在你走了以后一直都很寂寞,连笑容都很少了,经常对着南方发呆,而且常常不自觉地就开始叫你的名字,然后发现你又不在……”

 

安东尼亲自来找李怀林,他不在乎玛林道夫侯爵死不死,只在乎李怀林刺杀会不会遇到危险(而且他当时已经知道,李怀林是冒险者不会死这件事情了)

安东尼是直接跑过来的,冲到李怀林身边二话不说就是一个熊抱把李怀林抱了起来,安东尼的身高要比李怀林高上半个头,大约接近190的样子,这样一抱李怀林觉得自己的脚都要离地了。

“好久没见,想死我了。”安东尼放开李怀林,然后拍了拍李怀林的肩说道。

好久个毛线啊,最多就一个星期的时间,你这是有多想我啊。”李怀林扶额。

“唉?是吗?”安东尼笑了笑,“总之见到你太好了。”

“我们本来的计划是先打下北边的土地,然后和精灵族联盟对抗帝国的,现在北边已经有4座城市被我们打下来了,整个乌德萨行省差不多也要落入我们手中了,精灵族那边我们也在联系,不过现在看起来计划有点赶不上变化。现在主要的麻烦是下一个城市本来我们确定是北面的撒克德城的,现在突然出了这件事,士兵都还没有准备好调过来。”

“虽然真的没想过,不过要是我真的能推翻帝国,建立新帝国的话,整个国家我们一人一半。

李怀林对安东尼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安东尼想起他父亲也曾经对他说过这句话。(莫法斯黑的铺垫——一个元帅为什么要对儿子说这话)

 

李怀林杀死临终的玛林道夫,芳瑟琳与维拉妮卡的好感度全部上升至迷恋。受到第二军团全体的崇拜,被维拉妮卡推荐成为第二军团的元帅。得知安东尼已经开拔前往主城时,他下令放弃海纳桑德营地(人魔两族前线),赶往神佑之城。路上伏击了魔族军队,取得军神称号。

“公主殿下,怀林大人杀的是我的父亲,不管怎么样也应该由我这个长女来回报他。”

“维拉妮卡,怀林杀的不仅仅是你的父亲,还是一位帝国的元帅,这样的功勋,自然应该和皇室结亲,才能保证它的地位。”芳瑟琳立刻说道。

“嗯……公主殿下说得有理。”芳瑟琳身后的埃姆斯突然就开口道。

“此言差矣,这位勇士杀的可是我们家的元帅,我觉得维拉妮卡殿下嫁给他才是正途。”这边的麦肯也站了出来,因为觉得李怀林对他的恩情实在是太大,所以极力促成李怀林和维拉妮卡的婚事。

两边就谁该嫁给李怀林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已经能够完全没人去管死在床上的玛林道夫了。

……

拎着头,这边的李怀林掷地有声地说道:“大家看到了,埃尔文斯.玛林道夫,第二军团元帅,一生为人类帝国征战数十年,参加过对魔族的战争成千上百场。就是他,默默地保护了人类帝国,使得人类帝国的百姓免遭战火荼毒,可以说,这些年来,要是没有玛林道夫元帅,人类帝国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李怀林刚刚说完这边玛林道夫的功绩,结果就是一个超级大转折。他直接愤怒的把手里的人头直接扔到了下面的台阶上,指着人头,义正词严地说道:“此等国之恶贼,简直死不足惜。”

说完李怀林举起双手说道:“如今此恶贼已经被我击杀。大家说是不是大快人心?”

“这位胸怀若林勇士,冒着生命危险,击杀了我的父亲马林道夫元帅,简直就是人类的英雄,也是我们第二军团的英雄,现在我们第二军团群龙无首,魔族那边很快就要进攻了,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在这里推荐这位勇士成为我们第二军团新的领导者,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

 

在神佑之城外与安东尼所率的烈日骁骑队(所有人和马都穿着银黄相间的盔甲,头盔上一道烈日标纹,手中一柄骑士长枪)联手击溃第四军团,再打着第四军团的旗号攻入皇城,将准备弑君的菲尔姆特侯爵和国王雷因一同堵在皇宫里。

 


评论
热度(4)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