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这次回初中莫名其妙地感到特别难受,学校重新装修的地方虽然很多,但是许许多多的角落里似曾相识。
就好像一切从来没有变过一样,又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那里的时间仿佛流淌得特别特别慢,冻结在了过去里。老师们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学生已经离开了一批又一批。
那么想念的老师们,真正见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可能是因为我活得太失败,越来越走向一条小时候的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不能接受的路。
如果初中时那个自己站在面前,我可能都不敢对她说,你将来会变成这个样子。
翻了翻以前的照片,本来只是想把脸p掉,结果整体都p的特别丧……我的锅……
唉……

评论
热度(2)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