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谜之脑洞】筒珩鸟

两个男孩子背靠背坐在河边,一个读一个听,读书的穿着繁复考究的深衣,肤色白净,总角也梳得很整齐。

“崇吾之山有鸟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见则天下大水。”

听的那个一身短打,袖口束紧,浅褐色的头发简单在脑后扎起,咧开嘴笑嘻嘻的,露出两颗小虎牙与一对甜甜的酒窝。

“不好玩不好玩,要找不到另一种鸟,它们难不成就只能单脚跳了吗?”

“……”

“我来讲另一种鸟吧!”

传说在沧海的另一头有鸟名为“筒珩”,它们一生都在飞行,从不肯落地。

因为它们喜欢飞行,梦想能飞到世上最高的地方。

最高的地方在哪里?

不知道。

找不到的话,就再往上飞吧。

筒珩鸟分为筒鸟与珩鸟,没有性别之分,因为它们从不落地,也从不会将追逐高空的精力分配给生育。

“那它们怎么繁衍?”

“……所以你现在见不到这种鸟了。”

“……”

筒鸟的羽翼上有月华般的光泽,珩鸟的羽毛闪烁着星光,它们一样耀眼一样璀璨,离得老远就能看见彼此。

选定了共同追逐高空的同伴后,它们此生就不会再改变,哪怕一方死去,另一只鸟也不会再去寻找新的伙伴。

“这和比翼鸟到底有什么区别?”

“它们单独一只也可以飞的。”

尽管单独一鸟也能顺利地搏击长空,但当两只鸟的羽翼贴合在一起,它们将飞得更高、更轻松、更舒服。

它们互为半身。

失去伴侣的筒珩鸟不会像鸳鸯或鹣鹣那样只知哀哀啼鸣,它们会继续,不,甚至会更拼命地往更高的方向飞行,将死去同伴的志向一并背负在己身。

哪怕面临的风霜不再有伙伴分担,哪怕浩浩长空之上的孤寂不再有知音共鸣,不改初心。

“是约定吗?”

“嗯。”

fin

评论
热度(11)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