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藕饼】玲珑塔别传(下)

*轻松沙雕小甜饼,粮食向。

*前文:


  李靖手托宝塔,半晌没回过味来,直到离开昆仑山大半天方觉手酸。经太乙真人提示才恍然——法器皆可收入体内,不用傻愣愣地举着。


  “举多了难免哪天就不举了。”


  太乙一脸自然地说着荤段子,李靖都怀疑是自己想多了。


  燃灯道人与师弟兼学生的太乙完全两个画风,与白眉毛白胡子白头发的天尊也不是一个风格。那道人瞧着四十多岁年纪,一脸严肃古板,大约是教多了师弟师妹,讲起话来不文不白,很有股学究气。


  当二人提及哪吒状况时,燃灯二话不说,闪现到桌前……他拿起纸笔,居然当场演算起来。画的法阵图案极其复杂,李靖纵然曾在西昆仑修道...

【紫川】葡萄几时熟(四、完结)

*前文链接:  

*我自己都惊讶于我的坑品之良好(不是),虽然我采取了片段灭文法,当中跳了时间线,而且有点跑题(尽管我是听着最佳损友写的),但是,我写完啦! @北极守卫者 催一下你的ABO。

*我发现这个时间线上白川和英木兰居然也BE了(???)

*等有空有点想写这个时间线上的子世代(这个时间线真的存在子世代吗?

——


  四月十二日,林康据守旦雅。与斯特林的几度交锋皆以林家失利告终,二百年未经战事的光明王朝末裔不敢相信,他们引以为傲的文明在两军对阵上毫无用处。

  斯特林大军在城外虎视眈眈,林氏手握重兵,却只得龟缩于城中,连一支哨...

《紫川》之多用途百合花

于是紫川秀单膝跪在林雨面前,双手捧着花:“敝国有个风俗,百合花象征着最纯洁的少女。谨将这朵晶莹无瑕的花朵献给我所见过的最美丽女孩,林雨小姐,只有您才配接受它。”

接过了“花朵”,一阵冰冷渗入手指,林雨的手指微微地颤抖,这是一束冰雕的百合花,十几个小巧的花瓣全部用冰雕刻而成,玲珑剔透,冰雕的花瓣反射出幽幽的蓝光,枝上还有细小的花苞和叶子,栩栩如生。

紫川里具体的花名很少出现,象征光明帝国的金槿花,象征斯特林和卡丹感情线的“毋忘我”,这段秀霜的冰雕百合花。当然还有红色报春花(???)

然后,阿宁剧情里,也经常用百合花来做比喻,比如:

白川还记得,当四年前自己离开紫川宁府邸...

【无涯同人/东西东】天元往事

*送给@北极守卫者的粮食,起标题无能()

*只有无脑小甜饼,没有剧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带圈儿出场,可能是因为它可爱吧。 


  0


  暨绪自问是个颇有自知之明的人。


  在天元宫建成不知多少万年的浩瀚历史中,他与西极商昊绝不算是最顽劣的学生。


  ……他们顶多是这份榜单中近五千年来排位最靠前的。


  1


  圈儿第一回见到暨绪,是在律正堂门外。那时东初大君与西极太子一左一右在律正堂正门前站着,活似两尊门神。可惜站姿略歪斜了些。


  那时圈儿刚出生没多久,还是只小豹,和猫儿差不多大。惠师院不舍得它这么小就去鸿仪馆跑腿,回绝道:“...

【藕饼】玲珑塔别传(上)

*轻松小甜饼,粮食向。

*前文:开始做藕的第一天

*多私设


   0


  话说哪吒在天劫下侥幸保全了魂魄,太乙真人以术法替他用莲花新塑躯体。哪吒向来是性子活泼的,起初数日便有些鸡飞狗跳的琐事让太乙焦头烂额。


  太乙:他把手吃了只是“琐事”???吃了诶!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莲藕身与魂魄的结合度比预想中更差。要做简单动作可以,但速度不能快,一快就会漏拍。


  哪吒深深为自己往后的打架能力而忧心:要是今后打不过敖丙了,敖丙会不会嫌弃自己?


  敖丙(飘来飘去):我们做朋友,又不分上下,为什么要看谁打架打得厉害?


  哪吒觉得这话似乎有歧义,但他...

【紫川】葡萄几时熟(三)

  *想不到吧,没有一步到死(?)


  常青藤边,一架葡萄也正受暴雨的洗礼。


  入冬前,园丁特意替它们剪过枝,大雪天时也吹落过残余的黄叶,现在其实看不太出葡萄的模样,要到春暖时才会长出与常青藤相似的绿叶。


  “大人,外头雨大,还是回去吧。”


  哥普拉撑着伞,风斜雨偏,水珠早顺着他皮靴开口处浸湿了鞋袜,“我想总长也好着呢,这又冷又湿的天气,她一个小姑娘不会乐意出门的。”


  帝林盯了会儿干枯的葡萄藤,叹了口气。他提步往前院去,声音又恢复了平和,还带点笑意:“许久没见总长,我得亲自去探望一番,否则不能安心。”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总长府...

【藕饼】从交战到……(下)

*之前发的被锁了,补档。

*请各位姐妹不要点小蓝手,容易引起lof的注意,谢谢!

*前文链接: 


完了,自从看到那句“他本是一世无双,东海边捉龙回床”之后,就开始洗脑循环,出不去了……开车的时候都在回放,严重影响了开车速度(?)

【紫川】葡萄几时熟(二)

*日常拖戏,我真的不会写战争剧情

*求指导战争剧情怎么写,没有指导我就跳过甜美(?)刺激的战争剧情一步到死(啥


  帝都城。


  “要下雨了呀,哥普拉。”


  几乎是同一时刻,帝林也正望着窗外。他这一边的乌云更厚更密,背后的阳光铺展延伸,却始终冲不破灰色的障壁。


  他并未亲自率军奔赴西南,而是先派白厦的外情司调动人手,对林家展开调查。若其在二月十五日——最后撤军期限——仍未从西南各省撤军,才会正式进行宣战。而筹备中的西南方面军将由今西带队,沙布罗为副。


  不亲自领军倒不是因为不放心斯特林,而是不放心紫川宁。


  万一这位殿下想出什么“睿智”的逃生思...

【藕饼】从交战到……(中)

*封神之战背景,成年藕饼。

*车依然在加油状态,还没开。

*上集链接


  这个剧本是不是哪里不对呀?


  哪吒“咦”了一声,竖起两根手指在敖丙眼前来回晃了晃,“这是几?”


  “二。”敖丙下意识脱口而出,怒道,“你做什么?!”


  “看看你清醒不情醒呀。”哪吒理直气壮。


  当年敖丙明明口口声声说,他老爹,不,他父王要求他“在未来的封神大战里建功立业”,好让龙族摆脱万年苦痛。怎么真到封神了,他又改主意了?


  还是说当初搞的小算盘玩叉劈了,龙王恼羞成怒下索性换队站了?不应当呀。


  “黄飞虎是很重要的一枚砝码。假使他投向西伯侯,就会成为殷商人心...

1 / 17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