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

花有荣枯之期,水作无尽之流

【东方云梦谭同人/武沧澜x银劫】需要(终)

*这篇已经被我写成【学术研究 武沧澜银劫龙葵之间的情感纠纷】惹,不要抱什么希望……就这么完结吧,还是等我重刷完东方云梦再写其他的吧。

——

银劫记不清自己第一次对武沧澜抱有别样心情的具体时刻,但大约还是年纪极幼时,龙葵的长辫子还未过腰际。

他天性淡漠,没喜欢过什么人,连父母双亲都不甚亲近,不确定是否是性向与常人有异,抑或是像那些故事话本中所言——“只是单单因为喜欢了他,无论是男是女、是仙是魔。”

或许武沧澜真像团烈火,容易吸引性格冷淡的人,如他、亦如龙葵。不善与人交际的人,往往也不是不愿与人交际,仅仅差了那么个不管三七二十一朝你伸出手的二愣子,破开重重尖刺,触碰到刺猬柔软的腹部。...

【紫川同人】哥普拉的一天

*大概没有后续,就一篇很短小的段子。

*梗源于紫川贴吧上的那篇《人生就是要荡气回肠地【哔——】》和 @安泽秋 gn的《舆论战争》

*慎入

——这里是分割线——

〔抱着紫川宁娇躯亲吻时,紫川秀脑海里竟浮现出帝林的模样,汪汪的美目,樱桃小口,结义兄长轻轻浅笑,在他耳际留下一吻。那一吻的温柔缠绵,他至今仍然念念不忘。

“……阿秀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帝林……”脱口而出,紫川秀急于弥补,手忙脚乱,却没注意到他青梅竹马的女伴登时脸色煞白。

紫川宁想到那天火场里潇洒俊美的男子身影,心中便抑制不住地砰砰直跳。那抹邪魅一笑,令她沉溺半生。〕

——《帝林不死,紫川不宁》

光看书名,帝林本来...

【东方云梦谭同人/武沧澜x银劫】需要(二)

龙葵站在防护罩内,金石侍卫砰砰撞击,虽模样可笑,但正因为它们无知无觉,能一直撞击下去而不知疲累,龙葵的防护罩总有能量不足的时候,她显然不可能一直不出来。被甩到地上的襁褓溅起一地沙,糊了婴孩满脸,那女婴大声嚎哭,哭得显然比刚才更猛。龙葵一路躲避劫杀,也不知有否给她喂过奶。


追兵们看着那小女婴,几个星期下来,她已经不是刚出生时那副皱巴巴的小猴模样,出落得玉雪漂亮,是个显而易见的美人胚子,教人难免心生不忍。


可龙葵毫不在意女儿的哭声,甚至还饶有兴味地观察着金石侍卫的撞击速度与动作,纤长的十指小幅度的比划着,似乎是在进行计算。


银劫心知不妙,自他得到青龙令以来,龙葵就几度想讨来研究,...

【东方云梦谭同人/武沧澜x银劫】需要(一)

*盲狙上海卷,我已经拖了一个礼拜了,只写了一小段,希望别坑了。

*无交叉设定,仅东方云梦谭同人,不涉及白银之歌、碎星物语。(加入仁光帝的话我处理不好颜龙涛澜的性格,还有龙葵相关的设定,虽然很带感我也很想写贾boss托梦给武沧澜的脑洞xxx)

*突然有一个au想法……银劫-看起来文质彬彬但意外能打的教师,武沧澜-随心所欲不知道为什么还没被端掉的黑帮老大,西门-背景神秘的夜店头牌,老陆-我编不下去了……

——


俊俏男子脸上惯常带的银面具早已摘落在一旁,他浑身是血,身上乱糟糟的,却不见狼狈,也毫不慌乱,依然保持着平日里的优雅。


“陛下,王朝的存续与否,对我而言完全没有意义。我尽心尽...

打算盲狙一下上海卷,虽然也没人看我写啦……算是给自己定个小目标?看题目再确定写什么。

【地牢探险家同人】食金恶魔(八)

直接把天衍书交给那些冒险者……牧师说完,难免心中也升起些不忍来,金币勇者这十年来花了好大力气寻找传说中的天衍书,即便这本可能是假货,那也是十年来唯一的希望。

不过他也不是那么人格……魔格高尚的恶魔,不可能愿意牺牲自己帮对方实现梦想。既然这本天衍书上的条件是灭绝食金恶魔,那它就只能是假的,必须是假的。

魔物……究竟是为什么会渐渐消失的呢?

牧师记得自己还是一个小食金恶魔(…)的时候,曾混在一群恶魔中来到魔王的城堡,拜见魔王陛下。而一位勇者的突然出现打乱了魔王的盛宴,他横剑将魔王击杀,恶魔们四散而逃。

那时候,数不尽的人族以成为勇者而荣。

可是,或许勇者与魔王本就是相辅相成的。没有了魔王...

【地牢探险家同人】食金恶魔(七)

灭绝食金恶魔。

牧师看着那六个字,又看看金币勇者。他知道对勇者来说,可能唯一能比金币更重要的就是他的冒险。而能让冒险继续延续下去的方式——就是让魔物重新恢复增长速度。

这个没有魔王的世界里,不需要勇者的存在。

当时水之领主曾经这么说过。他记得勇者那时的神情。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执着于冒险……

“哈、哈哈……”金币勇者尴尬地笑了两声,“牧师你别太在意这个,我……其实除了你以外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只食金恶魔,哪里能做得到……”

食金恶魔虽名为“恶魔”,但与普通的恶魔不太一样。它们本身体质偏弱,又不抱团(可能互相骗钱),由于体型与人类相似,就常常伪装成人类的外形四处游荡,据说有些...

【地牢探险家同人】食金恶魔(六)

莉德尔,地下大迷宫的领主boss,虽然长得黑了点外加一双死鱼眼,但以牧师难得不需要花费金币的侦查术技能保证,她是一名实打实的天使。

“莉德尔当初骗我说,是因为只有杀死食金恶魔能让她恢复原形,才需要你的生命。”金币勇者撇撇嘴,“不过既然她连我也要杀,之前的说辞也就不足为信。”

根据牧师的侦查术,天使莉德尔当年是被一位食金恶魔前辈(…)骗走了大笔金钱,因此受到诅咒,所以她那么憎恨食金恶魔也就显得比较合情合理了。难怪水之领主当时只攻击他一个……

话说莉德尔是怎么被骗的钱?赌场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继续开赌场骗别人的钱吗?想到赌场里的特等奖是倒给对方五十金牧师就来气,作为一个食...

内含cp:信光,高吉高,政市,杂贺孙市x加拉夏,伊达政宗x甲斐姬,幸村茶茶,昌幸胜赖,清三……

主要是想剪杂贺和玉子啦……初见时候玉子抬眼看到孙市那个眼神特别符合“少年不是爱恨一生最心动”,而且当时打完二代基本就知道他们俩既然有感情线后面肯定要虐一发,毕竟有杂贺屠村的剧情。好在也没狗血xxx二代猛将传剧情超级戳我,最后还有一个伪HE,可惜后来这对cp再也没有多的感情线了,悲桑。


【地牢探险家同人】食金恶魔(五)

“你的进步好大呀,”金币勇者感慨道,“这么多年没去地下城,但你似乎也没有放弃锻炼呢。”

其实是因为通过香料贸易赚了很多钱,作为食金恶魔,越多的金币就意味着越强的实力。牧师心里腹诽,不过勇者应该不知道他有这项能力。

他们此时是在牧师的某处秘密“窝点”,药剂商人守在外面望风——是那个大男孩自告奋勇的,原本牧师不太乐意带他来这里,但经不住对方再三恳求……真是一个不合格的恶魔啊,牧师先生。

十年不见,金币勇者扯淡的能力大有进步,不像当初地下城里难得休息时,牧师想要从他嘴里套话都艰难。

但牧师此时此刻并不想听他那些客套话,这家伙现在手头上只有五十金,连被骗钱的资格都没有。救他……仅仅是心中某种难...

1 / 7

© 阳春 | Powered by LOFTER